<thead id="l75xz"><var id="l75xz"><mark id="l75xz"></mark></var></thead>

    <sub id="l75xz"><dfn id="l75xz"></dfn></sub>

    <sub id="l75xz"><dfn id="l75xz"><ins id="l75xz"></ins></dfn></sub>

    <sub id="l75xz"></sub>
    <sub id="l75xz"><dfn id="l75xz"></dfn></sub>

    您目前的位置: 首頁» 科研與學科建設» 講座論壇» 北大法學院江溯副教授作客西政 主講“犯罪化的體系思考”

    北大法學院江溯副教授作客西政 主講“犯罪化的體系思考”

      2020年10月24日19:00——22:00,“犯罪化的體系化思考”主題講座在毓才樓3樓學術報告廳成功舉行。本次講座由北京大學法學院副教授、博士生導師江溯老師主講;由我校高維儉教授主持,丁勝明副教授、陳世偉副教授、陳小彪副教授、林信銘老師作為嘉賓參與會談,來自兄弟院校、實務部門的同仁以及本碩博同學近200人熱情參與交流。

      主講人江溯老師以我國已發布的十個刑法修正案引出講座討論的主題?,F有的修正案體現了我國刑法的兩個特征:一是犯罪化傾向,犯罪圈在擴大,如通過增加罪名和對已有罪名的犯罪構成進行重新規定,導致刑法罪名增加了100多個,這達到了刑法總罪名的四分之一;二是刑罰加重,刑法已經由以前的“厲而不嚴”轉變為“又嚴又厲”??梢钥闯?,未來刑事立法的方向和特征在于犯罪化。江老師提到,并不是只有我國在推行犯罪化,如德國等西方國家也在推行犯罪化。由此可見,犯罪化是一個重要的、值得研究的問題。

     

     

      隨后,江溯老師就刑事立法如何犯罪化的問題展開了進一步講述。江老師談到,關于刑事立法存在三種立場。第一種立場是消極的刑法立法觀。持這種觀點的學者堅持古典自由主義,強調刑法的謙抑性和最后手段性;第二種立場是積極的刑法立法觀,持這種觀點的代表學者有周光權教授和張明楷教授,他們認為當今時代已經與古典自由時代不同,現在是風險社會、網絡社會,刑事立法應當要“有所為”。第三種立場是積極審慎的立法觀(折衷主義),持這種觀點的學者認為,刑事立法既要強調刑法謙抑性,同時也要求刑事立法對時代變化作出回應,要具有一定的“積極性”。江溯老師贊同第三種觀點,認為產生上述分歧的原因在于學者們的哲學觀和對社會變遷的認識不同,而我們要思考的問題就是如何構建一套科學的、完整的犯罪化理論體系,以科學理論幫助刑事立法。

      關于犯罪化的理論體系,江溯老師認為某一行為要進入刑法,也即犯罪化,必須要經過以下三個步驟。

      第一個步驟是正當性檢驗,即要具有犯罪化的正當性基礎。關于犯罪化的正當性根據,主要有三種學說:其一是英美法系的損害原則;其二是法益理論;其三是社會危害性理論。江溯老師贊同第三種觀點,即犯罪化的正當性基礎應是嚴重的社會危害性。他認為,首先,法益理論的優勢在于有利于刑法解釋學研究,其屬于實定法概念。如果沒有法律規定,則法益無從判斷;而社會危害性的功能主要體現在立法領域,其屬于前實定法概念。若賦予法益在立法上的指導功能,則會使法益的范圍擴大化,變得更加空洞。其次,在我國,犯罪的本質與犯罪定義中都有“嚴重的社會危害性”的表述,新增罪名的立法理由說明中也有“社會危害性”的存在。談及此方面,江溯老師贊同應將“社會危害性”清理出犯罪構成的觀點,但其認為將“社會危害性”清理出犯罪構成之后,應將其適用于立法領域。

      第二個步驟是必要性審查,即立法者在確認行為具有嚴重的社會危害性之后,也不能立即立法化,而應當考慮犯罪化的必要性。在此步驟中要堅持刑法的謙抑性和最后手段性。江溯老師認為現今大多數罪名的設置都具有必要性,一部分罪名則不具有必要性。以拒不支付勞動報酬罪為例,雖然存在該行為有嚴懲的必要性,但是刑法并不是唯一的途徑,可以通過其他法律進行解決;又如代替考試罪,其行為具有一定的危害性,但是在有相關法律或條例等規定了較為嚴重的處罰,已可以達到處罰目的情況下,不應當將其犯罪化。江溯老師還對近來備受關注的冒名頂替入學案件發表了自己意見。他指出,有些人認為應將此犯罪化,設立冒名頂替入學罪,這正是民意性立法的體現。我們應當思考是否只要民眾提出將某一行為入刑,立法就必須立即將之犯罪化。過去由于技術落后等原因導致冒名頂替現象很多,但是在今天來看,根據今天的技術水平,前述現象很難再發生,甚至不存在,因此將冒名頂替犯罪化是不符合時代的,其不具有犯罪化的必要性。

      第三個步驟是相稱性檢驗。江老師認為犯罪圈的擴大與認罪認罰從寬制度、速裁程序等的廣泛適用具有一定的因果關系。因此,立法者在犯罪化立法的過程中應當進行多方面綜合考慮,進行立法前的評估,也即成本與收益應當相稱。但是此處的“成本與收益相稱”并不是簡單的經濟學上的成本與收益相稱。在犯罪化立法過程中,應當考慮到犯罪化后的附隨效果。對犯罪人來說,罪犯的標簽會嚴重影響其生活和在其社會中的地位,特殊身份者如公務員,還可能喪失工作;此外,犯罪記錄還會對其家屬產生一定的“株連效應”,如對其家屬考取公務員的限制。對司法系統來說,如果犯罪化使犯罪圈擴大,刑事案件數量不斷增長,現實中司法資源就更加不能滿足激增的刑事案件的處理需求,可能會加劇案多人少的壓力、超期羈押等現象。因此,立法者在立法時應當綜合考慮多方面情況,再決定是否犯罪化。

      與談環節,丁勝明老師認為“犯罪化”具有多方面含義,并向主講人江老師提出疑問:如何確定犯罪化的必要性與相稱性的具體判斷方法與標準?對于該問題,江老師表示這個問題在自己還在撰寫的論文中有詳細的論述,請期待論文發表。陳世偉老師提出了關于江老師所講的犯罪化體系是否具有內在邏輯的問題。江老師給予了肯定回答,表明該體系是具有內在邏輯性的。江老師還延伸到了犯罪可行性問題。陳小彪老師提出了在立法時如何評估類型化行為的社會危害性以及醉駕入刑存在問題,是正當性、必要性還是相稱性環節存在問題,若將其排除犯罪圈,后續又應如何處理的問題。江老師認為社會危害性的主要功能還是在立法領域中。醉駕入刑是在必要性和相稱性上都存在問題。如交通執法如果能夠保持對酒駕、醉駕的嚴格審查,也可以達到入刑的效果。實踐中醉駕案件在某些地區占總案件量的一半,表明在相稱性上存在問題。林信銘老師認為江老師的觀點與德國的比例原則存在異曲同工之處,江老師也贊同了此觀點,并強調兩者在本質上是相通的。此外,江老師還強調了實證研究在立法中的重要性。

      自由交流環節,同學們也提出了自己的困惑,包括犯罪圈的不斷擴大以及犯罪化的附隨后果是否能使社會凝聚力加強、如何用社會危害性區分一般違法行為與犯罪行為、醉駕去犯罪化后如何防范道德風險等問題。老師們都予以詳細解答。最后,主持人高維儉老師對江溯老師的講授與四位嘉賓的點評表示衷心的感謝。講座最后在現場師生的掌聲中圓滿結束。

    小闲川南棋牌下载